自在飞花轻似梦

的名/鸣佐/赤安 不拆不逆(●'◡'●)ノ❤

一年四季(小短刀)

安室躺在午后的沙发上,慵懒散漫地抬眼看了看从窗帘缝里透进来的阳光,扯了扯并不整齐的衬衫上的领带,他想到了从前那时,也是这样的刺眼,眩晕。

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,你是知道的。他看见他侧着的身影这样说。
“我是借着任务的借口来这里的,以后也不会有太多次了,你要说什么你就说吧。”安室压低了黑色的帽檐,没有看他,看向了远方。公路远方的云真好啊。
他看见他的手微微动了动,想伸进口袋里拿烟,却还是没有动。是想拿烟吗?
他的黑夹克还是那么帅气,野性十足,但只有他看得出来,变旧了一些。他们都是为国家卖命的人,生命从来都不属于自己。所有的思想,情感,荣誉,所有的所有。
他双手插在口袋里,轻轻踢了一下石子。谁都没有说话。
不可能的。谁都听见了。
午后暴烈的阳光,照在公路上,隐约蒸腾着。眩晕。

是阳光还是酒精呢?挣扎起身,眩晕依旧。